热门搜索:

他们却愕然的发现整个苗家甚至连一个看门的都没有

时间:2019-01-01 13:09 文章来源:互联网

 不过不要紧,祁连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聚义庄一拥而上完全能够将其覆灭,之所以聚义庄联盟还没有出手,是因为强行一战容易逼得对方鱼死网破,虽然按照聂东流的算计,就算是鱼死网也不会破的,顶天只会有几道裂痕而已,但聂东流性格谨慎,能少一些损失,还是少一些损失的好,步步蚕食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就在这时,外边忽然有聚义庄的人前来禀报,说是祁连寨已经全部撤走,这顿时让在场的众人全都是一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虽然聚义庄将祁连寨定为目标,不过聚义庄可从来都没有小看过祁连寨,不管是聂东流还是聂仁龙都是如此。
 
    作为昔日北地三十六巨寇唯一的幸存者,祁连寨的实力不用多说也知道,绝对弱不了。
 
    所以这次他们在这里设宴饮酒也只是因为庆祝一下他们暂时占据了优势,但谁承想祁连寨的人却是主动逃了。
 
    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他们都做好了接下来数场恶战的准备,但谁承想这次他们赢的却是如此轻松。
 
    愣了片刻,这时候一名卖相十分不错,身穿黑色锦衣的中年武者忽然站起身来,笑着道:“庄主,少庄主,既然祁连寨都已经逃离了,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可以接收辽东郡的地盘了?”
 
    聂东流微微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不快。
 
    这帮家伙还当真是烂泥扶不上墙,这才刚刚得到一丁点的好处就准备要分润了。
 
    聚义庄之所以能够组建这个所谓的联盟,其中最重要的一点自然是因为聚义庄的名声,至于另外一点嘛,则是因为利益。
 
    聚义庄承诺,只要是打下的地盘,其中聚义庄一个不要,全都给分给这些势力,当然前提是这些势力不会脱离联盟。
 
    这也是聂仁龙的聪明之处了,聚义庄永远都是那个为江湖同道大开方便之门的聚义庄,侵占攻伐其他地盘的事情可不是他们聚义庄干的,而是联盟内其他势力干的。
 
    不好的名声被这些势力背了,对聚义庄本身的名声无损,而且一旦聚义庄需要,联盟也会立刻集结,这样一来,面子里子都有了,何乐而不为?
 
    所以现在这名武者提的要求倒是没错,不过他却是有些显得太急切了一些,让聂东流感觉有些不爽。
 
    聂仁龙笑了笑道:“苗家主不用担心,该是你们的东西,绝对少不了你们的,等下我便让人去探查一下,若是祁连寨那些人当真是退出辽东郡了,我们便开始商议打下的地盘如何分配。”
 
    那苗家主苗春茂所在的苗家在燕东之地其实底蕴并不算太强,不是什么大世家。
 
    苗家之所以能够崛起,还是因为出了苗春茂这么一位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所以苗春茂此时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分地盘了,好增强一下他苗家的实力。
 
    听到聂仁龙这么说,苗春茂也是笑着拱拱手道:“庄主莫怪,是在下心急了一些。”
 
    聂仁龙摆摆手道:“不妨事的,人之常情而已。
 
    等将其他人都打发走后,聂东流这才冷哼了一声道:“这帮人还当真是急不可耐了,还没彻底将祁连寨赶尽杀绝呢,他们就想着要分润好处了。”
 
    聂仁龙淡淡道:“世人皆重利,若是没有利益,谁还会来为你做事?东流,记住了,这世间最好利用的,其实正是这些心中有欲望之人,相反那些真正无欲无求之人,才是最难缠的。”
 
    聂东流沉声道:“是,孩儿受教了。”
 
    不过聂东流顿了顿道:“父亲,这祁连寨是什么情况,怎么忽然退缩了?
 
    我可是调查过,庞虎此人可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我甚至还怕把祁连寨给逼急,对方会鱼死网破,怎么现在那庞虎却是忽然退了,这其中会不会有炸?”
 
    聂仁龙摸了摸自己下颌的胡子,想了想道:“人心都是会变的,历经了北地三十六巨寇的覆灭,现在的庞虎已经不是之前那个祁连铁骑之主庞虎了。
 
    而且这次双方的力量差距庞虎也应该察觉到了,就算他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其他祁连寨的武者想,跟我聚义庄联盟硬抗到底,他没有好处,所以他此时退走倒也算是正常。
 
    不过就算是有诈也不要紧,反正这么长时间都等了,也不差这几天,派人去辽东密林中打探清楚了,咱们再彻底出手。”
 
    聂东流点了点头道:“那好,孩儿这就吩咐人去做。”
 
    当聚义庄的人探查过辽东密林中的祁连寨后,发现其中的确已经是人去楼空,这让燕东之地的那些武林势力顿时都是一副欣喜若狂之色。
 
    聚义庄已经承若了,辽东郡所有的地盘他们都不要,全都归联盟中其他武林势力所有。
 
    这些武林势力的执掌者也不是白痴,聚义庄是精明,但他们也不笨,自然是知道聚义庄在想些什么。
 
    不过一直呆在聚义庄联盟中,这对于他们也并没有坏处。
 
    背靠大树好乘凉,以往他们这些势力自然虽然也不弱,但却不能去跟神武门、皇甫氏等顶尖的江湖势力相提并论,而现在他们若是呆在聚义庄联盟中,再次面对这种顶尖势力时,他们也是有了些许的底气。
 
    而此时辽东郡一座州府的酒楼中,楚休、何展、林木通还有韩豹等十余名祁连寨的精锐武者都聚在一起,韩豹给楚休汇报着他最近这段时间所探查到的情报。
 
    庞虎已经带着大部分的祁连寨武者隐匿在北地当中,躲避着聚义庄的追踪,而何展等聚义庄的精锐,则是被庞虎要求必须要听楚休的命令。
 
    等韩豹说完了情况之后,何展冷哼道:“现在如你所愿,我祁连寨已经把自家的基业都给放弃了,被人追踪的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现在你说怎么办?”
 
    楚休也没有在意何展的语气,他只是淡淡道:“站的越高便摔的越惨,现在让这帮人高兴一阵,到时候自然有他们哭的时候。
 
    退让既然已经成功,聚义庄也没有怀疑,那就应该进行下一步了,那就是分化。
 
    聚义庄联盟这种团体虽然看似强大,但任何联盟却都是分散的,大家因为利益或者是某种目标联合在一起,不过归根结底,每个却都是自私的,优先考虑的,却仍旧都是自己。”
 
    说着,楚休拿出了一叠资料道:“这是加入聚义庄那些势力的资料,我们不用多,只挑出来一个进行分化,让其为我们所用,那便可以了。”
 
    林木通皱眉道:“利诱还是什么?
 
    楚休看了一眼林木通道:“就凭祁连寨现在的模样,拿什么去利诱人家?白痴都知道,这个时候肯定是要站在的聚义庄这边的,我们当然是要威逼。
 
    这些势力中,漏洞最大的便是燕东苗家,苗家本身的势力并不强,底蕴很弱,只是因为出了苗春茂这么一位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才因此而崛起的。
 
    聚义庄联盟中,大部分的势力都是聂仁龙亲自邀请来的,只有这苗春茂乃是主动加入的。
 
    此人对于这件事情如此热切,就是为了想要在辽东郡占得一番基业,好让他们苗家多一些崛起的底蕴。
 
    这样的人最好对付,家族便是他的痛脚,捏住他全家,让他为我们所用,不听话,就让他全家死光,简单直接。”
 
    听到楚休这番话,在场的众人顿时都打了一个寒战。
 
    不是因为楚休说杀人全家这种话,而是楚休说这种话时的语气。
 
    祁连寨这帮盗匪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特别是以前身为北地三十六巨寇时,他们也是没少杀人。
 
    但他们杀人只是为了争夺劫掠,而不像是现在的楚休,用异常平淡的语气说出这种话来,好像是杀人全家就跟吃饭喝水一般简单,这种模样就不禁让他们心中发寒,心中暗道怪不得这林烨乃是魔道年轻一脉中最杰出的弟子,这心可是当真够毒够狠的。
 
    此时他们算是明白为什么那些正道宗门成天都在叫嚣着要除魔卫道了,不是吃饱了撑的,而是这帮魔道出身的家伙,还真他娘的恐怖!
 
    不过这时候林木通却是有些迟疑道:“林公子,万一那的苗春茂不顾自己的家人去告密呢?
 
    我们如此做,是不是有些坏了江湖规矩,毕竟祸不及家人。”
 
    楚休诧异的撇了林木通一眼,这帮北地三十六巨寇出身的家伙竟然这么迂腐,还顾忌江湖规矩?
 
    楚休淡淡道:“祸不及家人这句话本身就是一个笑话而已。
 
    你夺来的利益你的家人享受到了,结果被人寻仇的时候,却说什么祸不及家人,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我是魔道出身,隐魔一脉是什么名声你们都知道,所以我不顾忌规矩,你们若是担心名声的话,那这件事情也可以作罢。”
 
    林木通闻言连忙道:“没有问题,就按照林公子你说的办。”
 
    眼下大当家的可是说了,一切都要按照这位林公子的吩咐来办,结果现在若是因为自己这边的建议而出了什么问题,他可承担不起。
 
    楚休眯着眼睛道:“既然这样,那诸位就先跟我走一趟燕东之地吧。”
 
    在场的众人对视一眼,都是纷纷点了点头,不过此时众人看向楚休的目光却是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他们这帮盗匪出身的家伙本身便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凶恶的很,所以他们一开始也没太把楚休当回事,哪怕是何展被楚休一招击败,他心底其实也还是有些不服气的。
 
    不过等到方才楚休说出他的计划时,众人这才知道,他们这些盗匪所理解的凶恶,跟这林烨简直没法比。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威逼
 
    燕东临宜苗家在十年前还是一个很弱的小家族,不说是被人整日欺凌,起码在整个燕东之地都是属于那种排不上名号的。
 
    只有最近这几年,苗春茂踏入了天人合一境,苗家这才算是出了一口气。
 
    虽然在真正顶层的宗师级的人物看来,天人合一境也只能说一声不错而已,但在燕东之地,天人合一境却足以称得上是高手了,所以苗家也算是真正的崛起了。
 
    夜晚时分,苗家大宅里面灯火通明,整个苗家最近这几天都在设宴欢庆,欢庆他们苗家即将真正的崛起了。
 
    苗春茂已经给了他们传来了消息,让他们准备准备,即将把苗家迁移到辽东郡去。
 
    燕东之地的武林势力都不弱,大家的势力划分也已经很完善了,所以苗家若是想要在燕东之地崛起,那就必须要去与人争,与人夺,一个势力的衰弱,才能够代表另外一个势力的崛起。
 
    但苗家除了苗春茂以外,其他人的实力都太弱了一些,根本就争不起,也是夺不起,所以苗春茂只能另想办法,主动加入聚义庄联盟,在辽东之地打下根基,再将家族迁移到那里去,如此才能够让他们苗家真正得到发展。
 
    此时楚休带着何展等人来到苗家大门口,他们却愕然的发现,整个苗家甚至连一个看门的都没有。
 
    楚休等人都对视一眼,这苗家是欢喜过头了,还是膨胀过头了,防御竟然如此的松懈?
 
    当然就算是有防御也都无所谓了,反正在他们这些天人合一境武者眼里,都是虚妄。
 
    推开大门,一些沿途的下人看到楚休后想要呵斥,但楚休一眼望过去,强大的精神力探出,直接便让对方定在了那里,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等到楚休推开大堂内门后,一众苗家的人这才发现楚休,他们愣了好长一会,其中一名喝的满面通红的中年人走出来,一边走向楚休,一边怒喝道:“你们是谁?擅闯我苗家,活的不耐烦了不成?”
 
    不过他还没走到楚休的身前,楚休的眼中便绽放出来了一抹幽光来,刹那间强大的精神力涌入那名中年人的脑袋里面,‘砰’的一声轻响,犹如西瓜爆裂,红白汁液四溅。
 
    在场的众人顿时便要惊呼起来,不过楚休的周身却是绽放出了一股极其恐怖的魔气来,那股幽冷深寒的气息顿时又将在场众人的惊呼声给压了下去。
 
    楚休伸出手指竖在脸前,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来:“嘘,不要说话,再吵,都要死。”
 
    在场的那些苗家的武者顿时噤若寒蝉,捂着嘴连一声都不敢吭。
 
    此时的楚休带着面无表情的黑铁面具,周身魔气滔天,再加上地面上那恐怖的尸体,简直就跟传说中那些食人饮血的恐怖魔头一般。
 
    “谁是苗春茂的儿子?”楚休问了一句。
 
    在场没有人说。
 
    “不说,我就挨个开始杀。”
 
    楚休语气平缓的吐出这句话来,却是让在场的众人同时一哆嗦,立刻指出来了一个年轻人。
 
    看着那哆哆嗦嗦的年轻人,楚休淡淡道:“放心,我不杀你,你的生死,取决于你那位老爹,现在给你老爹写信,让你老爹回燕东一趟,只要你老爹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你可以不用死。”
 
    看着那哆哆嗦嗦写信的年轻人,何展跟林木通对视一眼,事情就这般简单?貌似还真就是这么简单。
 
    苗春茂此时还在辽东郡,不过他想回燕东之地也很简单。
 
    庞虎带着祁连寨的人化整为零,虽然聚义庄联盟仍旧在搜捕着他们,不过在庞虎等人的刻意低调下,聚义庄联盟也是收效甚微。
 
    跟其他世家都带着大批的人手来加入联盟不同,因为苗家的实力太弱,所以前来加入聚义庄联盟的就只有苗春茂一人,进行这种搜捕,他一个人也是效果有限,所以这段时苗春茂很清闲。
 
    在得到自家人传来的消息后,苗春茂也没感觉有什么异常,他还以为是苗家的人都已经准备好了要迁移到辽东郡去呢。
 
    所以苗春茂直
    不过还没等他有所动作,楚休便淡淡道:“你跑了,我就杀你全家,你留下,还有一线生机。”
 
    苗春茂的动作僵了僵,他转身关上门,对着楚休低声怒喝道:“你们是祁连寨的人?祸不及家人,你们祁连寨无视江湖规矩,当真什么都不顾了吗?”
 
    苗家以前行事还算低调,除了一个祁连寨,苗春茂是当真想不到还会有谁会做出这种事情,而且苗春茂压根也没想过会祁连寨会做出这种事情。
 
    不是苗春茂单纯,而是祁连寨哪怕是昔日身为北地三十六巨寇时,他们所劫掠的也都是朝廷和一些大派的商队,像是用家人进行威胁这种下作的事情,祁连寨还当真是没有干过。
 
    而且苗春茂下意识的认为,祁连寨就算是想要报复,也肯定是报复聚义庄,自己这小小的苗家,怎么可能被对方给注意到?
 
    楚休淡淡道:“江湖规矩?祁连寨都已经快要被你们聚义庄联盟给逼死了,还管什么江湖规矩?
 
    江湖上可从来都没有只能你灭我满门,而我却不能杀你全家的道理。”
 
    苗春茂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之意,颓然道:“诸位,我苗春茂认栽了,要杀要刮随你们便,不过还请给我苗家留一丝血脉。
 
    而且你们就算是真把我苗家斩草除根,除了能出一口恶气,也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是聚义庄要灭你们,又不是我苗家,就算是我死了,结果也是一样的。”
 
    苗春茂若是个狠心人,他大可以一走了之,然后把这件事情告诉聂仁龙,并且哭诉着自己为了联盟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结果还被牵连的全家被杀等等。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